致敬老兵,父亲

发布时间:2017-06-05 浏览量:【字体:

父亲祖籍邵阳,赤脚从山沟沟里走出来,于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参军,时年十九岁,军旅生涯二十五年,南京工程兵技术学院毕业,历任班长、排长、作战参谋、营房办主任等职务,中校军衔。在父亲的引领下,族中先后6人从军,可谓将、校、尉齐整。为人宽厚、质朴,走南闯北操着一口需要翻译的长沙话,自有湖南人性情中特有的耿介与执著。

一、背影

回溯懵懂童年记忆,父亲常年服役在外,眼里留下的多为匆匆背影,厚实的身板,比我还高个头的军用包,深绿色的87式军装,慢慢化为天边的一颗绿豆。小萝卜头蜷缩在母亲的怀里,脸贴着她的颊,侧着头,母子俩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年复一年上演。约莫四岁时,一次不知为啥我哭了,嚎啕大哭,挣脱了母亲的手,迈着不大的步子,一歪一斜地跑着追下了楼,用力拽住父亲的衣角,如此延缓他的步伐。无奈之中,母亲说:“爸爸要去打仗了,带着你怎么上前线,一手拿着枪,一手抱着你?”我如树懒般抱在了父亲的腿上,眼泪鼻涕打湿了他的裤腿,稚嫩的声音重复着“要爸爸回来,要爸爸回来。”最后我松开了手,在泪水朦胧中,父亲又一次远去。

二、喀秋莎

父亲调任耒阳广州军区工程兵13团,母亲将我送到了部队驻地度过暑假,并以此弥补缺失的父子之情。记得第一次踏入父亲的宿舍,我好奇的兴致已然减半,上白下绿的墙,天花板上微摆着孤单的黄灯,制式的绿豆腐块,还有木架上支着露底色的洗漱瓷盆、挂着绣有八一五星的白毛巾,一桌一椅一床,简单而清贫的生活。清晨6点准时响起的起床号,白粥馒头榨菜,晨练口号“一--二--三--四”中拉开了一天的序幕。没有了玩具,没有了动画片,知了似乎成了唯一的伴奏。暑假,这该如何是好?

作为假期安抚奖励,父亲同意带我去观摩团里军事演习。数十台喀秋莎一字排开,刹那间电闪雷鸣,“嗖、嗖、嗖”有如火光瀑布,千条火龙奔向远处,齐射的后坐力激起了一道扬尘幕墙,遮天蔽日。

“走吧。”老爸领着我与战友们走回了检阅车。

“去哪?”

“ 去靶场,勘查实战效果。”

车队行驶一小会,我透过车窗,在不远处只见密密麻麻的铁饼如雨点般在彩色的降落伞悬挂下从天而降。“ 爸,我要一个。”我指着天上的伞说。父亲要停了车,一个箭步迈出了车门,穿入靶场,没等一枚铁饼落地,双手接住,叠好伞具,一会儿便将棕褐色的铁疙瘩如授予军章般放到了我怀里。

“哇,地雷,怎么不爆炸呀?

“傻小子,这是演习用的哑雷。”

“爸爸,那不是发射火箭弹的喀秋莎吗?地雷不是用手埋的吗?”问题如连珠炮般从我口里蹦出来。

“那可是咱团的新式装备火箭布雷车,可在短时间内于宽大正面上完成大量快速机动布设地雷,喀秋莎那可是俄国老古董喽。”

我反复掂量着沉甸甸的地雷,抚摸着柔顺的降落伞,心满意足。在以后的日子里,家里显著的位置上又多了一个摆设,地雷。

三、泥腿子

年纪稍长,我常调侃父亲所属的部队为泥腿子,没有陆战之王的坦克,没有鹰击长空的战斗机,不是挖掘机、搅拌机、钻探机,就是坦克架桥车, 盖房子挖地道架桥梁……,这和建筑施工队有啥区别?哪来冲锋陷阵的豪气。想当年常山赵子龙,单枪匹马,恶战长坂坡;二战中在库尔斯克广袤战场上,苏德两军坦克大会战。我说:“爸,你不会开着推土机和小鬼子拼了吧?……”父亲抚着我的头,无不感叹道:“在和平年代,全国独立工兵团只留下两三个了,拆的拆,散的散,像咱团出征,就是单独一趟军列都装不下呢。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咱团每年抽调两个营参加轮战,在中越边境密布的山林、河网间,作为急先锋遇水搭桥,逢山开路,扣茅山、法卡山战役都少不了我们的身影呢。”每说到这时候,父亲豪气之中眼神常会闪过一丝悲凉,“有几十位战友再也没有回来,希望国家与人民能记住他们”。

四、卡拉OK

在我读书后,父亲已调任长沙军分区营房办主任,军区大院正在父亲工笔描绘、圆规旋转中悄然改变着面貌。记得一次半晚,我独自在家,隐约传来轻轻敲门声。

“老曾在家吗?”

“他不在。”

“我是X叔叔,老曾的朋友,麻烦开下门。”

门刚开出一条缝隙,不等我多问,便见一位衣冠整齐的中年男人张罗着工人,就往客厅里堆放了大大小小的纸箱子。

“箱子里是什么东西呀?”

“哦,是卡拉OK音响设备,你爸回来后就说X叔叔送的就好了。”一杯茶的功夫,中年男人已下了楼。

父亲回家进屋,表情错愕,问我事情原委,不由分说:“军军,你快点下楼去,追上X叔叔,要他们回来都拿走。”

“爸爸,我都没见过,留下来玩嘛。”

“听话,快去。”一向和蔼的父亲透出少有的威严,不容我继续争辩。

“老曾,你也是,这东西值几个钱?”同样的人和物,电影胶卷开始倒带。

也许是疏忽,客厅一角落下了一个装有话筒的小纸盒,我拆出话筒,喜滋滋地握在手里左右摇晃,“爸,给我当玩具吧。”

“不行。”父亲一把拿过话筒,塞回了纸盒。

次日清晨,在上学的岔路口,我只得目送小纸盒放在凤凰牌单车前的铁篮子里远去。别了,卡拉OK。别了,我的 “手榴弹”。

五、老廉颇

父亲于1998年退役,离开军营转眼19年,当年英姿飒爽的大兵如今已成为年过花甲的老头儿,闲散于山林河边。要问他现在什么东西最精贵?自是那一柜子规矩摆放的藏品:绿大衣、棉帽、正装、作训服、解放鞋、军衔肩章、指南针、钢制水壶、军用皮带……。战友聚会,老顽童们会如收齐了成套绝版邮票一般显摆,“你少了啥,来来来,我给你换咯”。

日子久了,每当新闻播放国内外军事新动态,老头子都会不由自主地探出身子,掏出老花眼镜,喃喃自语。99式主战坦克、东风21D 、“黑丝带”、“辽宁号”如数家珍,亚丁湾远洋护航、国产航母下水舾装、建立吉布提首个海外军事基地,无不彰显着中国海军由近海走向深蓝,父亲欣然感叹:“卧薪尝胆真不容易,用鲜血换来的战略和平环境为科技强军、改革旧军事体制赢得了宝贵时间,再有十年就是一世纪啦,咱军队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从弱到强,实现了几代军人的梦想,东方的狮子醒了”,即随兴挥毫抒怀“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碎片式的记忆,勾勒出了父亲一个普通军人的轮廓。父亲25载忠诚默默坚守,用一生最美好的青春与热血奉献给了伟大的国防事业。在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之际,特向父亲—老兵致敬,向守卫祖国万里山川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致敬,衷心祝愿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人民军队再建彪炳史册之不朽功勋。(文/曾冠军)

www.8455.com-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www.8455.com

Copyright@2001-2017 www.8455.com-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

湘ICP备14000339号-1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432号

总访问量: 更新文章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